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法律法规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李某辉诉李某某、韦某光、北海市水电工程处追索劳动报酬案

作者:何健  发布时间:2015-12-17 10:06:09


    关键词:追索劳动报酬 实际施工人

    裁判要点1、在本案中各方当事人之间是什么法律关系;2、原告是否有权向与其无直接合同关系的其他被告和第三人主张权利。

    相关法条: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第四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基本案情:20103月,上林县某单位将上林县门头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发包给某工程处承建,被告某工程处把其中部分工程包括主坝上游护坡、放水塔工程、放水塔工作桥、溢洪道交通桥、溢洪道工程部分、进库道路硂路面六个部分的劳务分给没有资质的第三人韦某某、韦某华负责,由第三人组织人员进行劳务服务,并口头约定按工程量支付劳务费,工程完工时韦某某、韦某华要保证质量符合有关工程技术标准并经验收合格。韦某某、韦某华接受劳务工程后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签订施工承包协议书将某工程处分给他们的所有劳务工程全部包给没有资质的李某某和韦某光。后李某某和韦某光雇请原告等民工到门头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务工,并与原告等民工口头约定每天工资100元。劳务完成后李某某、韦某光与原告结算,原告共务工111天,所得工资应为11100元,扣除李某某、韦某光已经支付给原告的工资1300元,尚欠工资9800元未付,有李某某、韦某光与原告立下的结算清单为证。上林县门头水库加固工程已经验收合格,上林县某单位与某工程处已经结算清楚,本案涉及的工程已经支付工程款。某工程处与第三人韦某某、韦某华亦已结算并将劳务费用全部支付给第三人。第三人与李某某、韦某光之间因劳务费用结算及支付发生纠纷。第三人认为已经按照约定全部付清劳务费用,李某某认为只支付部分款项,并未全部付清。第三人韦某某、韦某华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签订施工承包协议书时,案外人李某雨与李某某、韦某光作为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参加了合同的签订,合同签订后履行前经合同当事人同意,李某雨退出施工承包协议,作为普通民工参加务工。

法院认为,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各方当事人之间是什么法律关系。上林县某单位将上林县门头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发包给某工程处承建,双方均是具有资质的发包和承包单位,双方之间签订了施工承包合同书,应为合法有效的工程承包合同关系。被告某工程处把其中部分工程包括主坝上游护坡、放水塔工程、放水塔工作桥、溢洪道交通桥、溢洪道工程部分、进库道路硂路面六个部分的劳务分给没有资质的第三人韦某某、韦某华负责,并口头约定由第三人组织人员进行劳务服务,按工程量支付劳务费,工程完工时韦某某、韦某华要保证质量符合有关工程技术标准并经验收合格。根据双方对权利和义务、结算方式等内容的约定,应认定某工程处与第三人韦某某、韦某华之间为非法的劳务分包关系。韦某某、韦某华接受劳务分包后又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签订施工承包协议书将某工程处分给他们的所有劳务工程包给没有资质的李某某和韦某光,虽然李某某、韦某光对他们与第三人之间的违法转包关系予以否认,但是根据双方之间签订施工承包协议书中约定的内容以及李某某、韦某光与原告等民工之间的书面民工工资结算清单,应认定李某某、韦某光与第三人之间系违法的转包关系。李某某和韦某光接受转包后组织原告等民工到门头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务工,双方对劳动报酬的计算方式为每天工资100元,按天数计算报酬,工作内容系原告提供劳务服务,根据双方对劳动报酬和工作内容的约定应认定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与原告之间系雇佣关系。原告与某工程处、上林县某单位、第三人韦某某、韦某华,李某某、韦某光与某工程处、上林县某单位均无直接的合同关系。

关于本案的第二个争议焦点,原告要求各被告及第三人连带偿还拖欠原告的劳动报酬9800元。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原告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之间系雇佣的合同关系,应向合同相对方李某某、韦某光主张权利。原告提供的工资结算单系原告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之间的债权债务的确认凭据,只有李某某和韦某光的签字确认,并没有本案其它当事人的签字确认,此工资结算清单只在原告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之间产生约束效力,对本案的其他当事人不具有约束力。原告无权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其无直接合同关系的其他被告和第三人主张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只有实际施工人才能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向发包人、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主张权利。本案中,原告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之间系劳务雇佣关系,与某工程处之间并未形成权利义务关系,原告只是负责具体项目的劳务作业,其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所规定的实际施工人。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作为劳务工程权利义务的承受者,负责组织民工,并承担劳务工程的质量责任,应为本案的实际施工人,如果其与分包、转包方有纠纷,有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向发包人、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另行主张权利。本案中被告李某某、韦某光雇请原告务工,经结算被告李某某、韦某光尚欠原告9800元劳动报酬未付,有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与原告结算的工资结算清单为证,本院予以认定。

裁判结果:上林县人民法院于2014421日作出(2013)上民一初字第501号判决:一、被告李某某、韦某光支付原告李道辉劳动报酬9800元;二、驳回原告李道辉的其它诉讼请求。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法院生效判决认为,一、各方当事人之间是什么法律关系。上林县某单位将上林县门头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发包给某工程处承建,双方均是具有资质的发包和承包单位,双方之间签订了施工承包合同书,应为合法有效的工程承包合同关系。被告某工程处把其中部分工程包括主坝上游护坡、放水塔工程、放水塔工作桥、溢洪道交通桥、溢洪道工程部分、进库道路硂路面六个部分的劳务分给没有资质的第三人韦某某、韦某华负责,并口头约定由第三人组织人员进行劳务服务,按工程量支付劳务费,工程完工时韦某某、韦某华要保证质量符合有关工程技术标准并经验收合格。根据双方对权利和义务、结算方式等内容的约定,应认定某工程处与第三人韦某某、韦某华之间为非法的劳务分包关系。韦某某、韦某华接受劳务分包后又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签订施工承包协议书将某工程处分给他们的所有劳务工程包给没有资质的李某某和韦某光,虽然李某某、韦某光对他们与第三人之间的违法转包关系予以否认,但是根据双方之间签订施工承包协议书中约定的内容以及李某某、韦某光与原告等民工之间的书面民工工资结算清单,应认定李某某、韦某光与第三人之间系违法的转包关系。李某某和韦某光接受转包后组织原告等民工到门头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务工,双方对劳动报酬的计算方式为每天工资100元,按天数计算报酬,工作内容系原告提供劳务服务,根据双方对劳动报酬和工作内容的约定应认定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与原告之间系雇佣关系。原告与某工程处、上林县某单位、第三人韦某某、韦某华,李某某、韦某光与某工程处、上林县某单位均无直接的合同关系。

 

二、原告要求各被告及第三人连带偿还拖欠原告的劳动报酬9800元。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原告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之间系雇佣的合同关系,应向合同相对方李某某、韦某光主张权利。原告提供的工资结算单系原告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之间的债权债务的确认凭据,只有李某某和韦某光的签字确认,并没有本案其它当事人的签字确认,此工资结算清单只在原告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之间产生约束效力,对本案的其他当事人不具有约束力。原告无权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其无直接合同关系的其他被告和第三人主张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只有实际施工人才能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向发包人、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主张权利。本案中,原告与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之间系劳务雇佣关系,与某工程处之间并未形成权利义务关系,原告只是负责具体项目的劳务作业,其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所规定的实际施工人。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作为劳务工程权利义务的承受者,负责组织民工,并承担劳务工程的质量责任,应为本案的实际施工人,如果其与分包、转包方有纠纷,有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向发包人、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另行主张权利。本案中被告李某某、韦某光雇请原告务工,经结算被告李某某、韦某光尚欠原告9800元劳动报酬未付,有被告李某某、韦某光与原告结算的工资结算清单为证,本院予以认定。

第1页  共1页

编辑:陈燕    

文章出处:广西上林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